用绿色理念呵护蓝色经济

海洋既提供资源又提供通道,海洋经济已占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约10%

在人口膨胀、陆地资源短缺等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国家将目光投向海洋,加快了海洋开发和利用。我国人均矿产资源占有量不到世界平均水平一半,多年来经济迅速发展,工业化、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,对资源能源的需求持续攀升,资源对经济发展的约束日渐增强。据测算,按照目前水产品在食品消费中的比例计算,到2030年,我国将需要增加1000万吨至2000万吨相关产品供给。国家海洋局政策与法规司司长王殿昌说,“开发和利用海洋资源,是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。”

去年以来,我国相继批准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、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、广东海洋经济综合试验区,以及舟山群岛新区等规划,新一轮海洋开发热潮正在兴起。

沿海各省份也相继提出未来5年海洋经济发展的规划目标。今年4月,广东省出台的《海洋经济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》提出,“十二五”时期海洋经济年均增长率要达到13%,到2015年海洋生产总值达1.5万亿元,占全省生产总值的20%。浙江、江苏、海南等省也出台了海洋专项规划,加快了向海洋“要资源、要空间、要效益”的步伐,借此促进经济结构调整、增强经济增长动力。

海洋不仅提供资源还提供通道。王殿昌认为,我国开放型经济特点,已形成大进大出的基本经济格局,其中海洋的运输通道作用功不可没。

据统计,“十一五”时期我国海洋生产总值实现翻番,2011年达4.56万亿元,占国内生产总值约10%。海洋经济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新的增长点。

压力

陆源排污、盲目大型围填海和过度捕捞等,将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破坏

然而,开发活动日益频繁导致海洋生态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。6月5日,环境保护部公布的《2011中国环境状况公报》显示,我国4大海区中,南海近岸海域水质一般,渤海和东海近岸海域水质差;9个重要海湾中,胶州湾和辽东湾水质差,渤海湾、长江口、杭州湾、闽江口和珠江口水质极差。

《中国海洋发展报告(2011)》则称,陆源排污和盲目大型围填海、过度捕捞等,是造成我国海洋生态系统退化、生物多样性丧失、生态环境风险增加的直接原因。

据环保部公布的消息,在陆源排污方面,去年监测的432个日排污水量大于100吨的直排海工业污染源、生活污染源和综合排污口,污水排放总量为47.4亿吨。环保部污染防治司司长赵华林表示,海洋污染的80%来自陆地,管不住陆地污染排放,海洋环境的未来堪忧。

许多专家认为,盲目进行围海造地是影响海洋生态环境的另一主因。《中国海洋发展报告(2011)》称,沿海港口发展和临港工业基本上都是靠围填海形成,“在短期利益驱动下,形成对岸线盲目抢占、低值利用的局面”。据统计,全国围海造地面积正以年均36.4%的增速扩大,沿海近岸开发呈现过度状态。国家海洋局海域和海岛管理司副司长阿东指出,填海造地作为一种彻底改变海域属性的活动,若论证不充分、管理不严格,最直接的影响是造成海水动力减弱、纳潮量减少,泥沙逐渐淤积在海岸附近,进而破坏海洋生态环境。

与此同时,重化工业的沿海布局对海洋生态环境也造成威胁。重化工业分散布局,也与国际上普遍实行的重化工集中布局、集中整治原则相悖。

治理

国家层面制度规划的出台、鼓励技术创新,有利于将海洋开发与治理保护有机结合

为了实现海洋的可持续发展,今年3月,国务院出台《全国海洋功能区划(2011-2020年)》,提出了“规划用海、集约用海、生态用海、科技用海、依法用海”的总要求。

专家认为,《区划》是实现海洋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制度保证,同时也是一项系统工程安排,已从规划、管理、技术、国际合作等多个方面予以明确要求。

《区划》规定,实行陆源污染物排海总量控制,确定了4大海区及29个重点海域的主要功能和开发保护方向,明确了各类功能区的海水水质、海洋沉积物、海洋生物质量标准。同时,《区划》还提出了保留区面积和大陆自然岸线保有率等控制指标,为海洋可持续发展储备战略资源。

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表示,《区划》的出台,将海洋开发利用与治理保护有机结合在一起,既满足了经济社会发展对海洋资源的需求,又实现了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。

此外,科技在开发利用海洋资源中的作用进一步凸显。通过技术创新,加快传统海洋产业升级,提高技术含量和附加值,培育壮大战略性海洋新兴产业,对实现海洋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国家海洋局信息中心海洋经济部主任王晓惠建议,大力发展环境治理技术、生态修复技术、清洁生产技术、节能减排技术等,有利于提高海洋环境治理的能力,用绿色科技为蓝色经济护航。